<form id="x799b"></form>

      <em id="x799b"><pre id="x799b"></pre></em>

              <track id="x799b"><noframes id="x799b"><form id="x799b"></form>

                  什么是資本運營公司、資本投資公司和混合所有制?
                  發布時間:2019/12/19

                      12月8日,由中國并購公會主辦的“2019(第十六屆)中國并購年會”在北京舉行,本次年會主題為“并購賦能,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出席活動并發表主題演講。黃奇帆,原重慶市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以下為黃奇帆演講實錄:

                    很高興來參加今天并購公會組織的活動。按照會議的主題,今天討論并購公會,又是講國有制的,主要就是講一下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的國有制的國有企業改革的一個重要概念,就是混合所有制。

                    我今天講的內容分三塊。

                    我國幾十年的改革開放,堅定不移的搞好國有經濟,也堅定不移的搞活民營企業,這兩個堅持是始終不渝的。

                    在這兩個“堅持”推動下,我們國家的民營經濟從1979年20%的比例,上升到了現在60%,我們經常說的“5、6、7、8”,50%的稅收、60%的經濟比重,可見這個比重已經很高了。

                    最近幾年,經常有人討論國進民退或者民進國退,好像這幾年民營經濟不夠快,是不是國有企業、國有經濟的比重發展的更快擠占了民營經濟的比重。

                    我這里想說的一個觀點,這都是誤解,都在數據上有基本的不確切、沒有基本概念產生的一個誤解。

                    我自己認為,我們這么多年,不管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各級政府對支持發展民營經濟、加快民營經濟發展,是不遺余力的,是堅定不移的。

                    事實上民營經濟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也起著重大的推進作用、不可磨滅的作用,實際不管80年代、90年代,新世紀初的十年,以至于到現在,在這個立場態度上,始終是沒有變化的。

                    大家有時候會有一個感覺,比如廣東省,他因為非公經濟發展的很快,到2000年的時候你去查廣東省GDP的數據,外資和民營非公經濟已經達到70%幾的GDP,今天的廣東省非公經濟比重也是70%幾,你是不是能得到結論,十幾年下來廣東省怎么非公經濟比重上不去了,以前上的多,現在上的不多,是不是現在思路變了,不想發展非公經濟了。

                    錯了,不是這么回事。

                    如果以為非公經濟比重可以從70%漲到80%幾、漲到90%幾才是正常的,我可以說在美國都做不到。

                    同樣我們也可以看到,浙江的非公經濟比重早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他也是發展的很快的,浙江的非公經濟在80年代、90年代都是出了名的發展的快,到2000年之后他就到了71%,比廣東省低一點,低兩三個點。

                    今天浙江省經過了十幾年、二十年,是不是就變成了81%、91%呢?也不是,也是70%多一點。江蘇省也是非公經濟發展很快的2000年左右是68%,現在也差不多68%、70%。

                    我講這段意思,在中國改革開放最到位、發展最快的幾個地方,在80年代、90年代非公經濟迅速崛起,到了70%左右、68%、70%、73%、74%,為什么這十幾年漲不動了呢?是國進民退了還是怎么了?

                    都不是,天花板到了,任何一個國家都有20%左右的國有經濟是固化的,美國如此,德國如此,法國如此,新加坡如此,所有國家都如此。

                    另外每個國家都有占GDP25%甚至30%左右的稅收財政收入。作為政府必定每年有多少財政收入全部花掉,給公務員發工資,給事業單位的人發工資,就表現為當年的國民收入GDP的一部分。

                    同樣,拿來一定的資本,財政資金進行投資也會產生GDP。教育、衛生、文化撥款也會產生GDP,大體上一個政府如果財政收入的30%左右的政府收入,花完以后產生的GDP有20%左右,所以美國的GDP中也有20%左右是國有的,不是企業創造的,是政府的行為創造的,歐洲也如此,所有國家都如此。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作為一個公有制為主體的,中國政府的GDP中也有20%多稅收,再加上政府還有非稅收入,至于中國政府花錢產生的GDP比美國政府可能高一點,美國政府20%,我們有個23%、24%,政府都有了20%幾了,這個地方如果非公經濟有70%,這個地方的國有企業實際上只有10個點、8個點而已。

                    也就是說不可能讓廣東沒有國有經濟、沒有國有企業的經濟,所以政府總歸占掉了20%,企業再占到8、9、10個點,非公經濟到了70%就上天花板,大體如此。

                    所以當整個國家非公經濟到了60%,你想還要到70%、還要到80%,不可能。

                    重慶,2000年我剛到重慶的時候,重慶非公經濟比全國要差很多,全國我剛才說的,1979年就從20%到2000年全國平均值已經往40%幾、50%左右走了,發展改革快的地方到了60%、70%都有了,重慶2000年的時候只有25%,所以非公經濟發展是比較慢的。

                    但是這幾年我們推動的比較快,重慶到了2014年的時候非公經濟比重到了60%,趕上了全國平均值,比全國平均值還高了2個點。到了60%以后是不是他還可以到70%呢?

                    我知道在我們的100里邊有20是政府的量,國有經濟、國有企業包括央企、包括地方國企,保持20%左右可能是必要的,必須是必要的。

                    因為中國總而言之“兩個堅持”,國有經濟公有制為主導、多種所有制并存,堅定不移的兩種所有制共同發展,這是我們的憲法基本路線決定的。

                    所以這個意義上講,當GDP到了60%非公的時候,大家不要以為20%、30%、40%時候的那種感覺,不斷的把這個比例往上漲,漲到了60%還應該到70%、還應該到80%,否則就是國進民退了,否則就是民營經濟不夠重視了,沒有這回事。

                    大家知道新加坡的民營經濟比重是多少?

                    他算資本主義國家的,我這次跟樓繼偉、周小川前不久一起到新加坡去,新加坡政府叫我們去參加一個智庫的討論,我順便了解了一下,新加坡GDP中不同所有制的比重。

                    他的政府也差不多有個20%左右的比重,剩下來的國有企業占40%,非公經濟包括外資、民企占40%,他的公有制的國有里面,淡馬錫等幾個新加坡財政國家直接管的資本運營公司、國有資本公司產生的收入,因為他們幾個公司有近萬億的新元,怎么投資,每年的投入10%幾,這筆錢算下來在他們GDP里邊公有制產生的GDP占了20%。

                    政府直接管的,相當于我們的央企。

                    當然還有其他的,機場、港口或者其他各種各樣的,也是國企,也有股份制的,占了20%,就國有企業、國民經濟、非公經濟,公有制占了60%是不是就叫社會主義國家呢?還是資本主義國家,

                    講這個話的意思,首先要確立一個公有制的概念,我們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堅定不移的兩種所有制并存、一起發展,絕不可能搞到公有制的企業比重連20%都沒有。

                    政府永遠會有稅收、永遠會有個20%,還有80%都變成了非公經濟?

                    不可能的,也不合理的,也不應該的。

                    所以這條我講,首先,不管是混合所有制,還是資本運作重組,應該要有這個明確的概念。

                    當今中國對非公經濟的支持和推動可以說是誠心誠意、不遺余力,而且非??斓耐葡驑O致、推向天花板,一下子就從20%推到了60%,40年推到60%,是不是再過40年推到100呢?

                    那是幻覺。所以到了60%我不是說到天花板,以后漲到63%、65%也可能,但是總而言之,非公經濟的步伐最重要的已經不在規模上把他擴大到60%、70%、80%、90%,而是在結構上,債務結構上、資產結構上把效益和質量搞上去。

                    同時,非公經濟在國際競爭力上、在世界范圍內的制造競爭上,服務業、服務貿易的國際競爭上,經營企業的國際競爭上要嶄露頭角,要發揮作用,要做強,而不在于進一步做大,大已經夠大了,從這個角度講,我首先講這么一個觀點。

                    我想我的腦子是不保守的,我在重慶一看重慶非公經濟只有25%,可以說不遺余力的推動非公經濟的發展,也因此它能夠趕上全國的平均值,還超過一點平均歌,現在到了61%左右。

                    我講這句話的意思是,做任何事要有一個總體判斷,如果這個概念沒有就沒有經濟學的基本邏輯,大家憑著感覺在胡說。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進一步加強國有企業的管理,提出了增強國有經濟、國有企業的活力、控制力、影響力,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目標。

                    同時提出了,國有經濟的管理,要從資產管理轉化為資本運作,這個資本運作,在資本管理、資本運作上提出了兩個命題,一個叫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第二個叫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在三中全會報告里講了這兩個概念。

                    大家有時候望文生義,資本運作公司、資本投資公司差不多的意思,所以所有的國有企業,管你中石油、中石化,好像要加強資本運作的時候對他們也有用。

                    要做大、做強、做好資本投資的時候,好象也是一回事,這里邊就對三中全會決定的這兩個定義理解的不深、不透,搞資本重組的人、搞資本運作的人,如果不理解這兩個詞重要的區別,基本上就是江湖、就是忽悠、就是馬大哈似的搞資產運作。

                    這里面要說的是,有時候說的多了把中央定義的基本面忘記了,資本運作公司、資本投資公司到底什么意思,這里面大家要把這個定義搞清楚,大家考慮資本重組、資本運作基本型的東西要搞清。

                    所謂資本運作,就是一個不舉債的公司,有100億資本金就是100億資本的運作,這個公司的總資產等于總資本,因為它沒舉債,如果你100億資本去借了200億的貸款,這個公司總資產就是300億了,所以他總資產等于總資本,不舉債,100年也不舉債,既然叫資本運作公司,不舉債。

                    大家注意這個概念。

                    第二個概念,只投資,不管人財物的,就像私募基金,私募基金拿了10個億拿到某個公司去,他不會去管這個公司的人財物、這個公司的子公司、孫公司的事,不會去管市場、營銷,或者去管這個公司其他的產品開發、

                    這些是那個公司的事,我只是一個財務投資者,所以資本運作公司本質上是一個財務投資者,跟私募基金差不多。

                    你屬于不叫基金公司,就叫投資公司,像淡馬錫,淡馬錫有5000億新元,差不多等于4000億美元左右的資本,他不舉債的,他把這個4000億美元,1/3投在美國、1/3投在歐洲,1/3投在中國和亞洲地區,主要在中國。

                    他投了資以后,不管你的,淡馬錫今天為止管著幾千億新元,相當于幾萬億人民幣的投資,全部公司總的人口800人,包括在全世界辦事處的人,就是淡馬錫北京的、總部的人、亞洲總部的人,或者歐洲總部的,通通算在一起800人。

                    如果我們按照常規的拿了幾千億美元投資了各種公司的話,在公司如果人財物都是你在管,包括工人也是你招來的工人,你可能幾萬人、幾十萬人。

                    資本運作的公司,他是相當于一個財務公司、理財的公司,他哪怕拿了1000億美元,他可能只要1000人或者500人,一個人管2億美元的概念,就這么在管。

                    我講這段話的意思,中央講的資本運營公司就是干這個活的,類似于淡馬錫,類似于一個私募基金的那種基金管理方式,哪怕資金是國家的基金,但是你是用一個私募基金的方式。

                    巴菲特投資公司也是如此,也是一種運營公司,他投資的各種企業,投資在股票市場,投資在可口可樂,但是可口可樂里的人不管的,用腳投票,你干的實在不好我把股票拋了走了,他也在董事會里邊發表意見,進行審計、進行監督,這個事情上資本運營公司干這個活的。

                    按這個目標,我們國家假如說有100多萬億的國有資產,資本金如果算個賬有個50萬億的話,是不是該拿出10萬億甚至15萬億。人倒不用多,但是非常高超的理財大師在這里邊做基本的管理人員。

                    第二類,資本投資公司。

                    三中全會《決定》文本里講到的資本投資公司就是指產業內的或者傘形控股類的公司,這類公司一般有三級,一個是集團級,集團級負責資本運作、投資決策等等,第二層就是產品開發、市場競爭營銷的子公司,第三層可能就是工廠,負責全面質量管理、勞動人事管理、職工運作的管理,以及市場各方面安全的管理。

                    就是說中石油、中石化,上面是集團,中間是各種各樣的公司,到了基層就是很大很大的工廠,哪怕1萬億產值、2萬億產值、10萬億產值,也是在這么幾個層次的框架里形成一個產業集團。

                    集團是資本運作決策層,公司級,中間這個公司級是盈利、銷售、利潤、管控的一個級,第三級是安全運行,保證質量的生產管理的一個層次。

                    這樣的產業內公司分為三級,資本投資集團,還有一種是傘形公司,整個公司不是一個產業,這邊搞房地產,那邊可能在搞百貨商店,還有一邊可能在搞一個什么工業制造企業。

                    當你是這么一類的時候,比如美國的GE,GE差不多5000億美元的資產,里邊有銀行、也有房地產,資產管理的,也有造發動機、造飛機發動機的,制造業的,還有造電子的等等。

                    相當于集團管著幾個方方面面,但是總之,方方面面都是他管、他控股,他直接一直管下去,形成一個傘形的控股公司。這兩種公司,不管是產業內的還是傘形控股類的,一般都是叫做資本投資公司。

                    講到這塊以后就形成區別了,就是說國資委一百幾十個集團,如果都是傘形的或者產業內的公司,資本運營公司,如果我們100多萬億的資本或者資產里,資本運營公司1萬億、2萬億,很小,有等于無,不起什么重要作用,是不是就落實好了三中全會精神呢。

                    三中全會已經六年了,怎么還沒把這個體制調過來,這是資產管理轉變為資本管理的一個重要的方向。黨中央明確的。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當下中國的國有資本管理,不管是省里還是國家的,資本運作很重要的一塊,是把一部分的國有資本圈起來,變成資本運營類的,不管是公司類的、還是基金類的。

                    總之,變成1萬億或者5萬億、10萬億的一個資本,這個資本就用私募基金的方式,或者巴菲特投資、淡馬錫投資這一類的公司投資方式,總之這一類投資是股權投資,不帶任何債務。

                    投了資以后,只管財務,不管吃喝拉撒睡,你這個投資哪怕投了幾千億到這些公司去,這些公司到底怎么發展,有這些公司自己的財務、黨委、公司法人,自己在管,你就是個財務投資者,但是要起到保值增值。

                    淡馬錫整整20年,平均資本回報率15%,你想想這是不是對國家最大的報答、貢獻。

                    所以這個地方把資本運營和資本投資公司區別開來,搞清它的定義,然后把這兩個方面搞起來,我自己認為,如果有100萬億國有資本的話,2/3變成產業類,1/3是運營類。

                    是不是運營類就脫實就虛了,不是,運營類公司掌控著30萬億,你還是作為股權投資投到了資本投資公司里,還是那個制造業、商業、其他的類。

                    但是這個時候你不再是屬于資本投資的資產中的體系,而是作為一個第三方,使這個公司股權多元化,已經變成了一個戰略投資者。

                    而且你通天的,你就是國資委直屬的體系,如果你發現中石油、中石化或者各種各樣的國有資本里邊運作不當,可能一萬億、五千億放在里面,你立刻在財務里面、董事會里面上接國資委就可以舉報了,絕對起著重要的管理和監控作用。

                    其實錢還是100萬億都在國資委的100個公司里,但是這100個公司直屬的資本變60萬億了,還有30多萬億是在旁系的資本運營公司,由它表達為對它的各種各樣的投資,表達為一個股權。

                    總之把這兩個體系理好是當今我們國家資本運作、國有資本經營很重要的事,也是落實三中全會很重要的事,這是我講的第二個事。

                    三中全會也決定了要通過混合所有制,使國有的、集體的、民營的,包括外應的股權交叉形成資源優化配置,形成杠桿放大的作用,形成經濟的一種新的活力。

                    混合所有制我們不能為混合而混合,不是為了一個定義而混合,所以我們就很努力地把獨資的都變成混合的,其實這個混合一定是有目的的,站在國有的角度講,一般就是這么四種、五種目的。

                    第一種國有投資管起來,好像權利很清晰,產權清晰,但有時候法人治理結構容易缺少監督,容易內部人控制。所以我是為了轉制的需要去上市,或者去混合所有制變成多元的股權董事會,所以有的時候為轉制、為法人治理結構的現代化而搞混合所有制。

                    第二個,是為了資源優化配置,我這一塊資源和你這個民營,甚至外資的那塊資源有互補性我們一起合作,股權上互相劃轉,形成了混合所有制,最后不僅是資金混合以后資金實力準大了,而且這兩個企業中的長項,技術或者其他市場資源互補了,資源優化配置,一加一大于二,這也是一種目的,為了這個而混合。

                    第三種,我這會兒發生困難了,不得已也好,主動出擊也好,混合所有制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把自己的困難、被動給甩掉,不是破產重組,而是通過資產重組化解客觀存在的困難,這也是一種目的。

                    第四個,我現在希望超常規的發展,我收割了你,我超常規地發展,乘勢而上,這也是一種目的。再有就是時代發生變化,政策發生變化,整個的運行基礎發生變化,這個時候進行適應性的、與此同時的重組來把握機遇,更好發展也是一種目的。

                    總之,混合所有制也不是書呆子式的為概念而去混合,是有一定目的的。

                    在這樣幾個方方面面的目的的推動下進行混合,混合會出現四五個層次、四五種類型。

                    一種就是如果我是一個很特定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我這個投資公司涉及到的一萬人多層次的資產體系、所涉及到的業務就是特別保密的,特殊功能的,必須獨資的,有這種業務,該獨資就獨資,它就不參與混合所有制了。

                    第二種,如果我是資本運營公司,哪怕有十萬億資本組建了一個運營公司,那因為是運營公司我永遠不會找別的股東成為我的股東。

                    淡馬錫企業四千億、五千億新元就是財政部投的,不存在各個國家的資本或者民營資本一起往淡馬錫入股。

                    誰都想入股,他15%回報,但是他始終獨資,也就是說資本運營公司、資本運營的基金就是獨資的。

                    你這個獨資跟別的人的基金、別的企業合作,一起投到某個地方,這個可以合作,但是資本運營公司本身這個法人獨資,資本投資集團中的某些特定行業,如果國家意志認為就該投資,那就投資,這是第一種,就是要堅持獨資的這種特定的企業。

                    第二種是可以引入戰略投資者,但是要控股的。

                    假如我是一萬億的一個資本,引入戰略投資者,你控著股,哪怕20%就花2000億,如果讓民營企業出了1000億、2000億,在這個董事會里說不上什么話,你反正絕對控著股,他投你干嗎?

                    除非他是財務投資者,他就為了要你的10%的回報,他投到你這兒,他變成了私募投資基金。

                    凡是政府國有獨資,規模又極大的,要引入戰略投資者,要引入混合所有制,基本上混合的朋友、混合的對象應該是戰略性的基金,應該是我們自己國資委里的資本運營公司,應該是跟國資委沒關系,但和國家有關的社?;鹄硎聲?,應該是中投這樣的投資公司。

                    當然,也包括民營企業里非常有實力的財務性的基金投資公司,這種公司,你叫他控股,叫他來管幾萬人的事他也不要管了,他就是財務投資、財務監督,然后保持一個法人治理結構,這個結構是貨真價實的董事會,這些人在董事會里提意見是真刀真槍,絕不含糊的。

                    在這個意義上形成混合所有制,這是第二種。

                    第三種,有些集團本身引入戰略投資者之后股票上市,就按上市公司規則走,也是一種混合所有制。

                    第四種,就是有些集團哪怕有幾千億資本,但是理論上市場化可以控股,也可以控股權給其他的參與投資的非公經濟的或者外資的,可以全部轉讓掉,也可以轉讓一部分,也可以轉讓控股權,也就完全市場化地推開。我就認為地方的許多許多國有控股的所謂集團,基本上都屬于這個第一種,都可以轉的,隨意的,國家的有一部分可以轉,有一部分是第三種、第二種,很少是第一種。

                    第五個層次就是國有資本,不管是資本運營公司,還是資本公司,也可以參與非公經濟的集團,參與他們的股權投資,投了以后人家控股,我就是財務投資,所以資本運營公司不僅是投資國有資本的公司,也可以投資到市場上的各種類型的企業,只要效益好、有前景就可以去投資。

                    三中全會關于國有資本要更好發展和資本運作有關的話一共大概是有這么幾句:

                    第一句,要讓國有資本控制力、影響力、活力地大大增強。

                    第二句,要管資產變成管資本,管資本就是資本運營公司和資本投資公司。

                    第三句,混合所有制。第四句就是要形成國有資本市場化資金補充的長效資金來源。

                    這個長效資金是什么?

                    國有資本來源除了財政給他,劃撥一些資金給他以外,他自己每年有利潤滾在里面,也是資本的補充。

                    當然政府有土地資源,一定情況下把這個土地資源注入到這個國有資本企業也是一種資本,一定情況下政府還有其他的各種資源也可以注入。

                    這個不是補貼,而是作為一個注入的國有資本。

                    政府還有一種資源當然是社?;?,或者各種各樣的企業年金,這些是公有制的,是老百姓的。

                    他可以注入到里面,但是注入到里面不能跟國資委的國有資本混在一起,分給社?;鸷头纸o國資委的利潤是兩回事,橋歸橋、路歸路。

                    在這個意義上,這個社會要有長效的資本,要把企業年金做到他比如有幾十萬億,社?;鹱龅剿惺f二十萬億,企業年金的規模理論上可以比社?;鹨幠8咭槐?。

                    如果社?;鹩?0萬億,企業年金是可以做到40萬億的,總之這個社會要把長效資本積累起來,積累了以后有的進股市,有的進私募基金,有的進國資企業、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有的就和資本運營公司一起。

                    等于你是一種LP,我也是一種LP,我們兩種資金一起組合著投到哪個企業里去??傊谶@個意義上,如果把這個格局形成了,那么中國的國有資本運營的格局就出現了真正的大規模的收購、兼并、重組,格局就出現了。

                    我就講這些,謝謝大家。

                   

                  唐古拉优选拼团靠谱吗